秀英区:美孝村

编号:1006     参评单位:秀英区美孝村
联系人:陈明豪
联系电话:13876174388

乡村特点:火山古村落、根雕、土地公庙。
地址:永兴镇政府办公楼出发,我们沿着海榆中线往南行驶300多米,看见一所不上规模的幼儿园后左拐进入一条3米多宽的水泥路。往里行驶约100米,一棵大树便在眼前出现,此时也看到一个分叉路口。这时,我们往左拐。接着轻松行驶300多米绿荫水泥路,然后右拐上了沥青路行走大约1200米。在沥青路的左边便看到一块石柱,石柱上“美孝村”三个鲜红的大字映入了眼帘。

详细介绍===》

  “美孝山区海口边,火山爆发万年前。岩开浆喷土肥沃,景物风情别有天。”这是一首赞美海口市秀英区永兴镇美孝村的诗。

  说起美孝村,人们都称这个村名有文化内涵。笔者也是这么认为的。美孝先民们的确很聪明,给村命名时,就考虑到人和自然的和谐,

  我的朋友,您到过海口永兴美孝村吗?如果还没有去过,又打算要去,那就尽早去感受那里独特的地理景观和纯朴的习俗风情吧!免得日后有“相见恨晚”的遗憾。

  从永兴镇政府办公楼出发,我们沿着海榆中线往南行驶300多米,看见一所不上规模的幼儿园后左拐进入一条3米多宽的水泥路。往里行驶约100米,一棵大树便在眼前出现,此时也看到一个分叉路口。这时,我们往左拐。接着轻松行驶300多米绿荫水泥路,然后右拐上了沥青路行走大约1200米。在沥青路的左边便看到一块石柱,石柱上“美孝村”三个鲜红的大字映入了眼帘。我们来到了美孝村。

火山石屋鳞次栉比

  一进村,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排排的火山石屋,而是一栋栋的钢筋水泥村民宅楼,有些还是在建项目------

  这时,笔者质疑,“这是什么个古村落啊?”

  同行的陈老笑笑说,“请不要急性子。这一片是美孝新村。”

  沿着宽敞的水泥村道行走约250米,往右看便是水泥排球场和戏台,左边是用栏杆围着的井和水泥筑成的宣传栏。这时,笔者站在排球场的东面往北看了过去,一个古朴的约2米高的深灰色的石门就出现在眼前。看到了这个石门,我们兴奋了起来!一穿过这个石门,我们宛如进入了一个神奇的石头世界里------

  那屋子都是由火山石砌成的。有的屋子用的火山石全属原生态,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一点规则都找不出,但垒起来的外墙显得独特,艺术性较强------有的屋子用的火山石则经过精工细琢,大小几乎一样,当地人叫“四面光”。拥有这样火山石的人家是少数的,用本村村民的话说是当时有钱或者是有势的人。我们来到老村民陈简吉的家,看到的都是用有规则的火山石筑成的屋子。院子里,有5间古屋,都是坐西向东。我们推开最南面的那屋子的大门,里面古香古色的家当还摆得整整齐齐的,横梁上悬挂着古老的灯,有睡坐两用的木制长椅,有雕刻精致的立柜,有造型奇特的椅子,有刻着精细图案的柱子,大厅与房子全是用木板隔开的------在屋子的正东面,用特别精细的火山石筑成一块长约4米,高约2.5米的石墙,墙中间嵌着一个“福”字,“福”字高约0.5米,宽约0.4米,“福”字是那样的鲜艳,好像是刚涂上红油漆不久的。不难看出,主人是十分用心呵护的。“福”字墙的左边,有着一颗高大的杨桃树,显得荫凉宜人------

  多数人家的屋子,用的火山石都是无规则的,垒起来的墙透光性强,通风良好,但也显得十分坚实。几百年过去了,石头屋子依然是风雨不动,是那样安然无恙。火山石堆砌的屋子都不太高,又比较密集,却是别具风格。我们站在村里石头屋中间的一栋二层高的宅楼顶观望古村子,那石头屋屋顶几乎是一个色调,深灰深灰的,形状也十分相似;那屋顶的瓦片显得很有规则,与石头墙迥然不同。不管屋子的坐向怎样,可那屋顶的形状几乎是一样的,中间高凸,两边低下。同一路的瓦片,一片接着一片,上片压着下片;两路瓦片间的镶嵌,由半圆形的瓦片来连接,整个屋顶单行瓦片之间节节分明,行与行瓦片之间显得对称均匀,看上去十分协调------看到这些,让人不由地想到那遥远的过去。古时候那修建这些古屋的先辈们,也许个个都是能工巧匠------我们不论往东看还是往西看,往南看还是往北看,在绿色的衬托下,那石头屋一排排,鳞次栉比。那绿荫中的火山石屋是那样别致,多吝啬镜头的人都会控制不住,都会兴奋起来,慷慨起来,然后不停地选择拍照的角度,不停地按着快门------

  村子里的小路又让人有是不是冒失闯进别人家的感觉,走着走着,一个类似于农家院子的门亭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而走过去却发现前面并没有人家,那是村间的走廊。村里两屋间的走道甚窄,有些宽约0.5米。整个村子看上去象一个大家族分了好几十个小家一样。而走道则是九曲十回的,大白天走着走着也有些晕头转向的感觉,要是没有人当向导,我们也难于走出村子。村子里除了石屋还有各种石磨、石臼、石缸,均由那万年的火山石制成,现在几乎不用了,随处摆放在屋前屋后或巷子边------  

“防盗墙”成了“抗日墙”

  我们沿着小巷从南往北行走,拐了几下,走出一个石门。一出这个石门,左边便是一座土地公庙。笔者仔细地看了看这个石门,上面已长出一些不知名的植物,也许是为石门的生态粘合剂吧。我们邀请几位村民一起在石门前合影留念。村民告诉了我们,石门的两边都是围墙,现在还保留着,就是有些地方已倒塌。说起美孝村村墙的故事,村民不仅滔滔不绝,而且感到十分的骄傲和自豪。

  古时候,城有城墙,村有村墙,这是大家都知晓的事情。美孝村也不例外。为了防止盗贼进村抢劫,美孝村于光绪年间(即1875年)村民自发组织并动员全村18岁以上强壮有力的男女投入建筑环村围墙的艰巨工程中。为尽早完成环村围墙修筑任务,村民们起早贪黑,从山上搬来石头,历经三年多的时间,终于将环村围墙建成。围墙全长1780米,高6米,宽2米,坚实牢固,围墙北边沿路设三个石门,南边设一个石门形成南北对通,围墙临路部位都设有枪炮眼。石门晚上全部关锁并派人轮流看守,宽大的村围墙内设有二、三层巷门,巷道纵横交措,陌生人一进村就如入迷宫。村围墙的建成令贼匪不敢冒犯。在村墙的保卫下,村民的生命和财产才平安度过了贼匪蜂起的动乱年代。

  美孝村原村干部陈桂兴告诉我们,抗战爆发后,这条环村围墙成了抗击日寇的坚强堡垒。当时,美孝村里住有一支游击队,日寇曾多次组织对美孝村实行大扫荡,但每次都被英勇的抗日游击队与抗日村民狠狠地打击,杀得日寇落花流水。正是凭着这座伟大坚固的火山石长城的护卫和巧设其中的迷宫暗道及枪炮眼,最终令鬼子扫荡计划全落空。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全村上下,男女老少同感,多亏有了这条坚固的围墙保护,才避免遭受灭顶之灾。村民们为了纪念这条村墙所起的保护作用,将这条围墙称为“抗日墙”。

  解放后,人民当家作主,天下太平。二十世纪70年代,美孝村庄扩大,村民陆续建房,突破了村墙,有几小段村墙自然倒塌没有得到维修,有几处村墙被毁也没有得到修复------笔者看到保留下来的村墙高低不一,残缺不全,心情久久难于平静。心想,过去的往事成为今天的故事,今天的生活也会成为明天的文化。美孝村墙,过去防御盗贼、抗击鬼子,如今应该成为美孝乡村游一个文化视点。如果大家都重视、保护和修复村墙,那么,这条村墙会展示出它那文化魅力,那是一件多好的事啊!

  美孝村人与石头是那样的关系密切,房子是石头筑的,那路是用石头铺的,家家户户的院墙是用石头垒的,耕地四周是用石头一块块筑起高过人头的“篱笆”------石头是美孝村举手可得的天然建筑材料,从地上到地下,遍地皆石,形状百态,用途广泛------


根雕雕出农家喜悦
   
  “农忙时做农活,农闲时忙雕刻;文化比种地强,‘软饭’比‘硬饭香。”这是美孝村村民用来表达根雕雕出甜美新生活的话儿。

  来到美孝村,从村口进去约200米,这时,永兴诗联学会会长陈简贤便带着我们走进年青村民陈辉望的家。在荔枝从中的一个小房子旁,一位年青人穿着蓝色的上衣在忙着雕刻。他拿着大约长30厘米的树根,左右上下、翻来覆去地观察,然后抓起工具小心翼翼地磨来磨去着------他,就是我们要走访的陈辉望。陈辉望一边举着手里的那块根雕半成品,一边告诉我们,“这个头像根雕售价4000元以上。有时,卖一件木雕产品相当于家里一年卖3亩荔枝的收入。自从学会雕刻艺术后,家里单根雕这一项的年收入就有6万多元。根雕雕出了我们农家的喜悦和甜美的笑容。”

  和我们一起走访美孝村的永兴镇组织宣传委员吴程灿说,这个村有几个老根雕户,年青的陈德斌是其中之一。我们计划走访他,但他已到外村收购老树根去了。永兴镇文化站站长陈章跃告诉我们,“雕刻收入很可观,像陈德斌这样有经验的雕刻户,有时一天卖木雕产品就收入了两三万元。他家里的电视机、电脑、新楼房等都是根雕雕出来的。”我们来到陈德斌家,那是一栋三层高的新楼房。在一楼大厅的展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雕好的佛像、鱼、鸟笼、茶壶、健身珠、、文具筒、烟斗等30多个品种。

  前一段时间,原村干部陈桂兴主笔美孝村村史撰写。他告诉笔者,美孝村根雕技艺已列入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明泰昌年起,美孝村先民就掌握了雕刻技艺,至今依然保留有造屋雕刻的鹰歌鼻、堂屋公祖花帘、龙头、富贵花、平安花等的种种模式。从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美孝村部分民间艺人以祖上流传下来的技艺为基础,向根雕技艺转型,从事精美的雕刻艺术和创作之路,从山采伐干树头、树根,根据原木的形状特色雕刻出各种风格独特的工艺品,在雕刻创作中,注重工艺观赏价值,追求艺术精品完美,发挥自己想象力进行雕刻与配对,根雕成品物栩栩如生,形象逼真,无论是鸟笼、茶壶、健身珠、烟斗,还是佛像、人物等,充分体现出民俗特色和意义。

  盆景也是美孝村特色之一。美孝村地处羊山腹地,各种植物资源丰富,常年生长在火山石地里,形成了自然的造型,采伐回来再进行培育、修整,一盆盆形似古木逢春、美丽如画的完美造型艺术,终于展现面前,既有观赏价值,又有经济收入。

  眼下,美孝村从事根雕和培育盆景的村民有16户共30多人,“雕刻经济”和“盆景经济”也已成为美孝村经济增长点。仅这几个月,村民就根雕和盆景的收入达50多万元。

扬近古井功德无量

  提及永兴羊山村庄,人们自然会想到水。那真的是“水贵如油”。美孝村石地无水井,饮用水多靠天下雨。羊山农村缺水世人皆知,名不虚传。屋檐下排列的水缸不难证明这一点。因此有这样一句顺口溜:“不嫁金,不嫁银,数数檐下缸多就成亲”。

  古时候,美孝先民的饮用水都要到离村十多公里的地方挑水,今称“西湖”,村民挑一担水往返需要大半天。后来,在村东北边5公里的山涧里发现一个石洞,洞里有水,美孝村民和附近村民喜出望外。这样,美孝村民挑水来回路程与时间比原来大大地缩短了。但数口之家,要有一个专人挑水,一盆水洗面之后,再洗衣服,最后才给牛喝。由于石洞里的水极有限,几位村民一起来挑水时也得等一段时间,村民苦不堪言。

  陈简贤告诉笔者,清乾隆年间(1750年),美孝村老先辈为了解决饮用水的困难,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使用铁锤、钢钎等简陋工具,在村东边约200米处挖凿一口水井。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忍不拔,战天斗地,在坚硬的玄武岩地层上,一锤一锤地凿出一口水井------这口水井起名为“扬近井”。

  在美孝村年青村民小陈的引导下,我们在雨中找到了这口古井。笔者看到,这口古井的左边有一颗不大不小的荔枝树,荔枝树下停放着手扶拖拉机和三轮车,有一条狗在一边叫了几声,旁边有一间简易瓦房,而古井已被杂树杂草围得密密麻麻的。站在古井边,根本看不到古井下的一点点“秘密”。我们拨开杂草,拉开树枝,好不容易才看见了古井那火山石铺设的阶梯。小陈说,他今年20岁,对这口古井的历史不了解,因此我们只好请来了老村长当解读员。

  这口古井先是凿出直径为4米,深10米的取水平台,然后再深凿出直径为2.5米、深约25米的垂直井道,才达到地下水源的水路。在取水平台处,用三支分别长3.8米、3.5米、3.2米不等,宽40公分、高40公分的四方石条架设井口,在井架上用大石板铺设,安全又牢固,再在井口石板凿出四个30公分大的园眼,供用铁桶往井里取水。从取水平台到地平面,还凿出了30米长的斜坡,铺设台阶,方便挑水。台阶铺设为二层,保存完好,共57级。这口古井的凿成,基本上解决了当时村民就近饮水难的问题。

  完成扬近古井的挖掘,要花多少年的功夫,这已难于考证。但不难看出,美孝先辈们坚韧不拔,顽强拼搏的凿井精神不亚于愚公移山。美孝村先民是那样的团结与坚强。也正因为如此,美孝村才文明,进步。今天,美孝村的水塔和水管已代替了水缸和古井,虽然扬近古井已在人们遗忘的角落,但先民们的功德是无量的------

扬苍仙井传说美丽

  从美孝村,沿着水泥路向着东北方向行驶,在离美孝村约5公里处,我们看到了两颗大树,有一位正在荔枝园看园的村民告诉我们,这两颗树已有200年的树龄了。离古树不远处,有一间石头屋,显得有点破旧,拿木条当门,可那是为纪念古时候的仙人而建造的。这座庙的周围有不少杂树、杂草和残墙------

  古时候,扬苍林木繁茂,古木参天,这是一个是美丽而神奇的地方。几百年来,其传奇故事在民间流传不断。传说古时有一天,一位孤寡老太婆从西湖挑水回到扬苍这里时,看天色还早就歇息一下。这时,有一位白发老翁骑着一匹白马路过此地,看到这位老太婆身边两个陶瓷坛装有清水,便问起老太婆,“我的马跑了很远的路,马已累,也渴了,请让这两坛水给马解渴可以吗?”老太婆说,“人比马重要啊!这样的要求不近人情了。”老翁耐心恳求老太婆。老太婆十分为难地对老翁说:“你看我这把年纪,好不容易从很远的地方把水挑回到这里,要是把水给马喝了,我去哪里要水挑回家?”这位老翁看到老太婆很为难的样子又恳求说:“求求您老人家开恩,为马解渴。”老太婆又说,“马喝了这两坛水,也就跟要我的命一样了。”说着说着,那匹马突然吐出了白沫------老太婆看见后,再也不说什么,请老翁尽快把这两坛水给马喝。这时,这位老翁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提着两坛水并牵着马到地势低洼的地方,拨起一把大茅草,挖出一个大坑,然后将两坛水倒下去,让马喝足喝够,再装满两坛清水提上来交给老太婆并说:“您年纪老弱难走远路挑水,从今以后可天天来这里挑水。”说完骑上白马扬鞭而去。这位老翁原来就是一位下凡的仙人。

  从那时起,这位老太婆天天来扬苍挑水。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美孝村及附近的17个村庄,人人都争先恐后到扬苍来挑水,个个喜笑颜开。即使是久遇干旱灾情,扬苍泉水仍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人们饮用,从古到今未干涸,从此扬苍井被人们称为“扬苍神仙井”。

  为了纪念这位赐水仙人,村民择日于皇明万历四十六年(1573年)岁次戊午壬癸,在扬苍井南边建起一间瓦庙称为“扬苍井庙”,并在庙内立下“庙井碑记”。还雕有一尊神仙神像,坐庙台中央,供人们祭拜。在石台中央墙两边题下“东流不尽扬苍水,西保长留邓圣祠”一联作为永世流传。

信仰雷公建庙奉祀

  来到美孝村东北面一个水塔边,看见两间陈旧的火山石瓦屋在坐东向西,居高临下。村民说,“那就是美孝村的雷公庙。”

  美孝村原村干部陈桂兴告诉我们,古时候,美孝村村民特别信仰雷公,村民自发祭拜雷公。雷公真名叫邓忠,是一位英勇善战、谋略超凡、爱惜黎民、救苦救难的忠义将军,在一次战争中,邓忠、辛环、张节、陶荣四位将军均在战争中阵亡,姜太公奉太上元始天尊敕命,封诸阵亡将领为正神,封闻仲太师为九天应元雷部普化天尊之职,封雷部将领推云助雨执法天君,邓忠功绩突出,排名第一,封号邓大天君。《封神榜》诗赞曰:

  布雨兴云助太平,滋培万物育群生。

  从今雷部承天敕,诛恶保良达圣明。

  美孝村村民信仰邓大天君,祭拜邓大天君。皇明万历四十六年(1573年)岁次戊午壬癸,已在扬苍井南边建起了一间瓦庙称为“扬苍井庙”并在庙内立下“庙井碑记”,还雕刻有邓大天君神像,坐在庙台中央,供人们祭拜。

  乾隆十八年间(即1754年),美孝村民为了就近祭拜方便,在堂孝地方再建起了一座前后两进横各三间的瓦庙,称“堂孝庙”,在庙内立有碑记,在碑记上题下“云山苍苍,江水泱泱,人神之功,山高水长”等诗句以作纪念。从此它成为美孝村民世世代代传统祭拜活动的场所。当遇到天旱的时候,村民都要跪拜雷公以求降雨,雷公有求则应,及时摧云布雨,解救村民饮用水之苦。村民为多盛装雨水,纷纷将水缸排满屋檐下盛装雨水,谁家水缸多盛装雨水饮用富足,他家男人娶妻也容易------

  有一年,琼州县城(今府城)遭受旱灾,城民纷纷到知府要求知县想办法解救旱灾之苦,当闻报永都乡(今永兴)美孝村雷公有推云助雨之功的消息时。有一天,知县便派使者来到美孝村传令,要求美孝村陈蔚桂道士并抬“雷公”到县城设雷台签赌求雨。当时雷台下面已备好一堆干柴,如不下雨,可当众点火将道士连同雷公神像一起烧毁。如下雨,知县愿脱掉衣服光膀并将一个陶瓷罐梆在发鞭上任雨水流满为止,才算求雨成功。若陶瓷罐水不满,道士可要牢役三个月的处罚。

  美孝村奉令以陈蔚桂道士带部分村民抬“雷公”前往琼州知府,与知县签赌。雷台四周聚有人山人海,要亲自目睹为快。当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陈蔚桂道士为了求雨顺利便派随从一位速回堂孝庙砍庙旁边大榕树枝5条,作成木签送达县城。当木签送到县城后,陈蔚桂道士当即将木签画上符,并命随从将5条木签符,分东、西、南、北、中,安放在擂台四周及中间,然后上香“雷公”并跪拜三次后,开始施法念咒。陈蔚桂道士一边念咒,一边指使随从将签子按5个方向打入地中,当把第一条东签打入地中时,天空开始出现乌云,接着第二条西签入地后,地面呼风阵阵、尘土飞扬,跟着入地的第三条南签,天气开始变沉,到第四条北签时,整片天空乌云密布,在最后第五条中签时,每当随从一锤一锤将签子打入地下时,天上雷声一阵阵地响起来。随着电闪雷鸣越来越强烈,整个县城大地天昏地暗,倾盆大雨随之而下。雨越下越大,洒得知县全身发抖起鸡皮,但陶瓷罐水尚未盛满,知县已难于忍受,便偷偷将头及前半身慢慢躲入八仙桌底下,外面仍留出屁股,知县的动作被陈蔚桂道士发现后,马上上前挥剑拍打屁股,将其赶出桌底,一直待陶瓷罐盛满水后,知县只好叫停,叩拜认输,并赠送一幅帘,上面写有“人神之功”四个字以表敬意。

  还传说有一年,村民在狮子岭坡地上种花生,花生的长势很好,可不久却遭受严重虫灾,花生面临失收。后来,村民请本村道士抬“雷公”到花生地现场,写下木签符并插入地中,然后施法念咒驱虫。几天后,虫自然消失了,花生也重新恢复长势,当年的花生取得大丰收。村民们为了报答雷公的救灾之恩,纷纷将收获的花生拿到堂孝庙里跪拜答谢。从此“雷公”的英灵显赫流传民间四面八方,这也是美孝村雕刻邓大天君神像,建庙奉祀,祭拜的特殊原由。

崇尚文化人才辈出

  听说美孝村有学子攻读美国耶鲁大学获得博士后学位,笔者特别惊喜,但也有点生疑。深入村中走访,生恨赞叹晚矣!美孝村攻读美国耶鲁大学博士后学位学子叫陈世民,陈世民就是陈简贤大儿子。陈简贤是地地道道的美孝村人,他在永兴医院当过医生,现退休在家;其妻子是隔壁儒行村人,没有上过学,也没读过书。

   行走美孝村古巷,走访古屋,察看石碑------笔者深深地领悟到,美孝村是一个崇尚文化,人才辈出的地方。当地人也说了,美孝是一个“风水宝地,人杰地灵”的村庄。有一首赞美美孝村风情文化的藏头诗是这样写的:“美德熏陶邻里亲,孝心教化乐天伦。村风淳朴人才盛,好大家园满目春。”

  永兴镇诗联学会会长陈简贤介绍说,明代嘉靖年间,陈四官、陈五官两兄弟在游山时看中美孝这个地方,于是举家从“美敖里南”(今属龙桥镇管辖)迁到美孝开垦定居。不久,又有12户人家也从美敖里南相继迁来,并分布离两兄弟住居的周边山地里,后因安居环境不适应,又纷纷迁并两兄弟住居的地方,有两户劳氏也从昌劳山迁入,组成了陈、劳两姓氏聚居的群体结构,并形成仁东巷、仁南巷、仁永巷、仁友巷、仁劳巷、仁仙巷、穴炉巷、仁椰巷、八巷住基布局的村落。早些迁来的陈四官、陈五官兄弟两为东、南二巷住基,同行一条巷路,为体现兄弟俩“和睦相处,繁衍昌盛”的美好象征,便在通往村道口处建起一个至今仍保存完好的大石门,石门上方还题刻有“东南秀气”四个字。这个大石门,展示出兄弟俩团结共存,安居乐业,共创美好生活的决心和意志。

  美孝村先民也吃过了没有文化的苦头。原村干部陈桂兴告诉我们,“明朝时期,由于美孝村先民崇尚文化理念意识淡薄,只满足于创业持家,繁衍生息,对重教培才一点都不重视,在建村沿革的一段历程中,没有科考人才出现,村庄落后。据记载,这是美孝村在这一时期的一大遗憾。”

  美孝村人不甘落后,善于从不足和问题中寻找反思,于是认定了文化的力量。于是,在康熙年间就设立书馆。清乾隆四十年(1776年)开始,美孝村人崇尚文化思想意识得到进一步的强化,村民纷纷捐款建起了一所私塾,村里子弟开始读书学习。为了鼓励子弟奋发学习,考上高等学府,村里每年拿出二坵公地的租金作为奖励考上高等学府的子弟。为了教育传承孔子文化思想,美孝村在学堂内立有孔子神像和孔子神主牌,特别是对那些热心支持教育捐款人,在学堂内也立有“继往开来”、“秋丁长貯”、“题名碑记”等石碑,让后代人继承发扬教育事业,永远坚持,代代相传。

  从清乾隆到宣统时期,美孝村出现了陈蔚桂贡生和陈元彰、劳上珍两位武生。民国初期,美孝村有陈英玉、陈春法、陈秀梓、陈宝香4位学子就读广东省第六师范学校;陈清标、陈贤才、劳永福3位就读琼山中学。民国后期,有陈良忠就读文昌师范,有陈简言、陈树福2位读海南侨中,有陈良谋、陈简贤2位就读琼山中学。解放初期,陈简贤考取广东省第八卫生学校;陈锦尚读琼山中学;劳娟兰、劳永春两姐弟读海南中学毕业后,并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考上“广西大学”,和“武汉大学”,成为解放后美孝村第一批考上大学的学子。国家恢复高考后,美孝村每年都有子弟考上大中专院校,至今全日制大学生人数达到116人,尤其是陈世民就读美国耶鲁大学博士后学位,陈红就读中国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填补了美孝村没有博士后、硕士研究生的空白。美孝村每年对考上大学学子举行隆重的欢送大会,这已成为美孝村重教育人的优良传统。

陈氏族谱大型丛书

  走进村民陈桂兴的家里,在一张圆桌上,笔者看见了两本红色封面的厚厚的书籍。仔细地看,那封面上印有金黄色的“海南陈氏谱,第二卷,陈念祖分卷,上册,下册,2001”的字样。上册共928页,下册有893页,两册共1821页。 

  说起陈氏族谱,陈桂兴便兴奋不已。他一边翻阅着祖符对我们指指点点,一边自豪地给我们介绍。“陈氏族谱系陈念后裔迁徙、分布、繁衍、生息、寻根问祖,记录支系发展状况和派序字辈规范与沿用,是一部集陈氏支系历代沿革为一体的大型丛书。全书共2卷3册,较全面系统地记载了陈氏祖先辉煌功绩和世代演绎的历史过程,也是陈氏文明的见证。”

  宋代名儒朱熹曰:“谱存而宗可考,是故君子重之。”凡是有族谱记载存在,可供后人参考,对故功德之人将永远受人敬拜。看看陈氏族谱书籍,对照名儒朱熹的话语,内心敬佩陈氏族谱的撰写者。

  “附支循流,万支归宗。”据记载,美孝村支系陈念公后裔第十六世起源,经世代繁衍生息,现已发展到第二十七世。原来在派序中,都没有得到规范和统一,有些把派序往后开,有些甚至完全不按派序开,长期处在同姓乱派之中。1980年,琼山县修陈氏族谱时,作了统一规定,陈念后裔从二十六世起用新派四十字,“颖”字开派,后依次类推,即“颖川延世泽,棠棣保华名,有宋垂绵奕,元明益显荣,崇先修尔德,怀远振家声,万支宗一本,宏规允信行。”2000年,海南修陈氏族谱第二卷时,也对新四十字“颖”字开派作了统一规定,并列出海南陈氏新派表。解决了陈氏派序长期混乱状况,规范了陈氏40字的派序,体现了同族上下一致,继往开来------

四百多年土地公庙

  土地公本名张福德,自小聪颖至孝;三十六岁时,官朝廷总税官,为官清廉正直,体恤百姓之疾苦,做了许许多多善事。一零二岁辞世。死后三天其容貌仍不变,有一贫户以四大石围成石屋奉祀,过了不久,即由贫转富,百姓都相信是神恩保佑,于是合资建庙并塑金身膜拜,因此生意人常祭祀之。也有另一种说法,土地公死后,接任他的税官上下交征,无所不欲,民不堪命。这时,人民想到张福德为政的好处,念念不忘,於是建庙祭祀,取其名而尊为“福德正神”。

  在美孝村,东西南北村口和村里的交叉口都有一座低矮的火山石屋子,村民说那是土地公庙。土地公是一位忠诚卫士,昼夜守卫在村道路口,不让任何妖魔鬼怪进村骚扰村民安居,保佑人们丰衣足食,四季平安。美孝村村民信仰福德正神。

  在走访中,我们了解到,美孝村有八巷人居村落,全村有五个土地公庙,相继建于明代万历后期,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除一个供全村奉祀外,其他四个为单巷或合巷建造奉祀。土地公庙建造材料全是石头,其建筑方式各有特色,有些用火山石简单垒成,有些采石取料很讲究,经过细琢与雕刻,建成比较民俗特色,风格独特,美观幽雅的石头庙。庙两边石门板上还题刻有“福集祥迎逢土者旺,德成名立应地无疆。”的字样,还有二支撑石盖板柱上也题刻有“美淳风俗輶轩採,孝弟人家神物持”等联句。它标志着美孝先民的独创和雕刻水平,又体现出美孝先民的聪明智慧和高超的艺术才华。至今仍有两座保护完整,具有非常高的研究与观赏价值。

  原村长陈玉绵告诉我们,土地公神像的选用也各有不同,有些是用石头雕刻而成,也有些是到山里选比较有形像土地公神像的石头拿回来放入庙内供人们祭拜,每年三十至正月十五是全村各家各户烧香祭拜的日子,年年如此。可见,美孝村民对土地公保卫一方乡土平安,保佑人们生活美满,四季祥和,充满着激情和尊敬。

革命故事代代相传

  美孝村具有革命斗争的优良传统,革命者的故事代代相传,村民为之而感到无比骄傲。革命者的故事,也在不断激发着村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热情和力量。

  国民革命战争时期,美孝村劳茂清追随共产党、追求革命真理,积极投身革命洪流中。在北伐战争取得胜利的大好形势下,蒋介石却对国民革命内部实行大清共党运动,劳茂清被捕杀害,英年26岁。抗日战争爆发后,美孝村陈英玉正读广东省第六师范学校,后加入国民党并被派到南京抗日野炮学校学习。毕业后,被任命为抗日野炮队队长,被派往上海闸北抗日。上海失守撤回南京,后调往湖南长沙,在一次抗日的激烈战斗中壮烈牺牲,英年31岁。解放战争时期,美孝村陈于结(1921—1949)(原名陈英喜)与王邑村王向春在香港打工期间加入国民党,不久被调往沈阳,后起义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二十一兵团警卫一营四连战士,作战勇敢,1949年在沈阳战斗中牺牲,英年28岁。被人民政府授于“革命烈属家庭”称号。美孝村陈英华被抓当壮丁,后起义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退役后在长流传桂村同义父一起生活,并定居传桂村,直到2005年病故。

  1939年,日本侵略海南岛,把魔爪伸到了永兴,美孝村的古围墙也成为抵御抗击日寇的坚固堡垒,当时美孝村住有一支游击队,日本鬼子曾多次组织对美孝村正面攻击,但每次都被英勇的抗日游击队与抗日村民狠狠地回击,杀得日寇一次次败退。日本正面进攻受到打击以后,很不甘心。有一天,又组织一支精锐小分队,从一奄(今永兴中学)踞点出发,经美柳绕小路背后袭击美孝村,当鬼子距离村还有几百米远的时候,被村暗哨发现,便火速将这情况报告驻守在村里的游击队,这时村民也组织70多支的粉药枪和两门木头炮,协同配合游击队,迅速进入围墙设有射击孔的有利位置,待鬼子靠近村围墙几十米时,一声令下枪炮齐响,又一次击退了日本鬼子的偷袭计划。

  第二天,日本鬼子为报复,对美孝村不是采取强攻行动,而是绕道进山见人就杀,村民陈清帅正在昌目坟山劳动,被日本鬼子开枪打死。然后顺着小路串到统八跃其山(本地名),发现村民陈宝琨及他的姐姐陈妚林。为躲避日本鬼子,姐姐跟随弟弟陈宝琨上山,被日本鬼子并举枪射击,打中陈宝琨腿部,但他还是强忍逃脱,其姐姐陈妚林由于带小儿子无法逃脱,被日本鬼子用战刀劈开头部致死,小儿子被抓起双脚,头朝下,活活的抛向石堆,造成脑裂浆溢当场死亡,情景惨无忍睹。日本鬼子的残恶暴行,激起了抗日游击队及村民的极大愤慨,随时准备同日本鬼子血战到底------

村中宗祠历史悠久

  宗祠习惯上称祠堂,是供奉祖先神主,进行祭祀的场所,被视为宗族的象征。宗庙制度产生于周代,《礼记•王制》中已记载了帝王贵族的宗庙制度。上古时代,士大夫不敢建宗庙,宗庙为天子专有。后来宋代朱熹提倡建立家族祠堂:每个家族建立一个奉祀高、曾、祖、祢四世神主的祠堂四龛。初立祠堂时,还要从现田中每龛取二十分之一作为祭田。 清代,祠堂已遍及全国城乡各个家族,祠堂是族权与神权交织的中心。祠堂中的主祭——宗子,相当于天子;管理全族事务的宗长,相当于丞相;宗正、宗直,相当于礼部尚书与刑部尚书。宗祠体现了宗法制家国一体的特征。

  据记载,美孝村共有宗祠五座。这五座宗祠,建于明代万历后期,各有特色,历史悠久。现在已有两座因年久失修而成了废墟,现存仁东、仁南合族宗祠,仁友宗祠,仁永、穴炉、仁椰合族宗祠三座,而且保留很好。这三座宗祠都属于陈氏宗祠。陈氏宗祠均为渡琼始祖陈念后裔所建,坐西向东,一开三间式石墙木质结构。左右墙和后墙,均用无规则的火山石垒建,线条有些乱,但墙也坚固。前面也是用火山石,但显得比那三面墙的用料有规则一些,也许是门面的需要吧。宗祠正堂设有楼架,都是木料,显得也陈旧了,上面安放着历代先人的神主牌,作为世世代代纪念和祭拜活动。

  美孝村原村干部陈桂兴说,扬苍坊美孝村陈氏支祠一座为仁永巷、穴炉巷、仁椰巷三巷合族宗祠,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都要召集众族及迁居各地的族人,回来参加祭典活动。通过族众祭典活动起到敬宗睦族意识,木本乎根,水本乎源,源远流长,相亲相爱,荣宗耀祖,传承先祖的精神意志和朴直美德,维护血缘亲属的团结,祈求祖先保佑子孙世代永蕃昌------

生态宜人环境优美

  来到美孝村,那原生态叫我们无不赞口不绝。村道两旁简直是绿的世界,除了那路是灰色的,其它的都是绿的。荔枝树、黄皮树、菠萝蜜树、杨桃树、苦楝树、母生树、榕树、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高低错落,层次分明,赏心悦目。

  沿着村道往村里行走250米左右,那深灰色火山石地板衬托着别致的水井栏杆,那荔枝黄皮树甘当宣传栏“绿景”,那排球场、戏台和文化室曲线相连的情景就展现在眼前。村民说,这是文明生态村创建的结果。还说,不少客人到村里来,都要在此留步,不是看水井,就是在火山石地板上溜达;不是看宣传栏,就是选角度照相------

  在村民的引领下,我们从村里沿着水泥路行走了3公里。村民告诉我们,正行走的这条水泥路是村民发展生产道路,是政府为群众修建的,这条路修好后,开车来参观的人很多。还说,在生态村创建中,市、区、镇领导都很重视,村民得到的实惠很多。笔者看到,那路修得有特色,沿着地势,高高低低,弯弯曲曲------路的两边,不是荔枝树,就是黄皮树,有高大的原生树,也有嫁接后的矮化树------除了看见高高的水塔以及点点低矮的火山石“篱笆”外,其余的都是绿的。翠绿、青绿、淡绿、墨绿------走在路上,也看到园里那挂满枝头的荔枝和黄皮。荔枝开始熟了,那果实是红红的,有一些则是半红半绿------黄皮也差不多,有些已黄了,有些还是青皮的。村民说,再过半个月,这里满山遍野都是荔枝红和黄皮黄,那时才是荔枝、黄皮成熟飘香的时候呢。我们在一个黄皮园里,看见十几位客人,有男有女,有的戴着草帽,有的戴着布帽,有的打着雨伞------他们在一边采摘,一边对美孝赞美不已。一位符姓的退休干部说,他到过美孝两次了,这里民风淳朴,古树成林,花果飘香,生态宜人,环境优美,要是能在这里盖起一间小房子,然后与城里宿舍交换居住,交换心情,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我们站在村西南面一位陈姓人家新建好的楼房四楼的顶层,一切尽收眼底。环顾四周,那楼房、那石头屋、那环村路和那村巷------都被那绿树拥抱或被绿荫所遮盖,偶有露出那白色或黄色的楼房墙体,或灰色的石头屋顶,那正好是绿色丛中的点缀。真的是“高高在上心欢畅,目及之处尽是绿”。

  在美孝村里村外行走,不难看到那挺拔的古树,有时是几株集中在一块,有时是一行行好像排队似的。这些树好像在暗暗地告诉我们,它们能那么“高寿”,也就从一个角度说明美孝村的文明。那楼前楼后,那石屋四周,那庭院里,都是绿荫荫的。或是荔枝、或是黄皮、或是竹子、或是菠萝蜜------

  我们来到一位陈姓人家,房子虽是瓦房,甚至有些陈旧,但院子里那绿色却令人心旷神怡。竹子一排排,是那样的笔直,还有一些杂树------主人告诉我们,屋前屋后有树木竹子,荫凉宜人,空气新鲜,保护眼睛,居住起来很舒服。我们看到这么宜人绿地都兴奋了起来,于是坐到那树荫下的一堆柴火堆上以绿化庭院为背景合影留念。在一栋新盖好的楼房的院子里,主人刚种上黄皮和荔枝树,他告诉我们,村民讲风水,就是庭院里要有树,有古树更好,树越茂盛表示合家和睦,兴旺发达------走访中,我们了解到,美孝村原来有老板进村开采石头,个别村民出卖山地,一时得到利益。后来多数村民意识到开采火山石对生态环境影响后,联名请求中止开采石山协议。为尽快恢复生态,租山采石的村民平整了采石过的石地,然后按地势定点挖坑补土,种上了黄皮树。过去光秃的石地,现在已是绿荫一片,让人感觉不到它那“受痛”的过去。村民陈简栋说,挖山卖石头只能吃一次山,是目光短浅的做法,种果树护山,保护生态,水果可卖钱,果园可以开发乡村游,拓宽经济收入渠道,这样吃山才是好办法。

  美孝村地处羊山万年火山地区,位于海口市南部,与城区相距20公里。住基坐西向东,地形地貌,形似一张龙太椅,风水龙气十分旺盛,村周围被绿色树木与大片黄皮园、荔枝园环绕,自然生态优美,环境幽静古朴,拥有独特的火山风貌。全村198户,人口900多人。土地总面积6500多亩。属亚热带海洋气候,常年以东南风或偏东风,每年有三个阶段降雨过程,第一阶段1—3月为春雨期,第二阶段4—7月为雷雨期,第三阶段8—11月为自然雨季和台风期,最大降雨量200毫米,雨量充沛,气候温和,年均雨量1560毫米,平均温度27.2℃。

 

 美孝村主要种植黄皮、荔枝、太子桔、菠萝蜜等热带水果。黄皮是主要种植的水果品种。1987年,美孝村在永兴地区第一个办起了农民科技夜校,第一个用科学技术对老化劣种本地黄皮进行了深化改良,第一个培育果苗供应本地区及岛内外市场------目前,美孝村种植黄皮3000多亩,年产140多万斤,产值400多万元,成为远近闻名的“黄皮村”。

  美孝村那宜人的生态,优美的环境,让许多地区以及外国朋友慕名而来。江西省南昌市组团前来参观,中央发改办领导两次视察美孝村,还有韩国、日本、芬兰等外国朋友都前来考察------考察团对美孝村的生态环境都竖起大拇指。一位芬兰客人感慨地说:“真了不起啊!一个小山村有这样好的古树和果树,有石头民居,生态宜人,世界少有,发展乡村旅游将是最美好的事情。”

  有诗人赋诗赞美孝:“大地回春万象新,文明生态梦成真。山村处处康庄路,果树多多致富林。水井水龙今胜昔,石门石屋古香芬。村墙防盗留残迹,景点沧桑启后人。”

[关闭窗口]
琼ICP备09002009号
版权所有:海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海南旅游、海口旅游、酒店、旅行社、自驾车、高尔夫
由海口旅游信息管理中心维护  服务热线:0898-68723592 Email: haikoutour@yahoo.cn
旅游投诉电话:0898-66250780